年金過斷橋 誰敢修橋

  • 2015-10-04 01:31
  • 中國時報
  • 陳長文

 審計部統計,103年度中央與地方政府潛藏負債超過18兆元,公務人員退撫基金、勞保勞退與國民年金,未來都潛藏破產危機,再不調整,軍人退休保險部分將在2019年率先面臨破產、勞工是2027年、公務人員是2030年,國民年金則在2046年面臨破產。面對此一嚴峻情勢,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、財政部長張盛和最近紛紛呼籲年金改革刻不容緩。

 馬總統改革民調崩盤

 這個情勢,讓我想到閩南語有一句很有趣、很到位諺語:「胡蠅戴龍眼殼──崁頭崁面」。大意是,一隻罩在龍眼殼的蒼蠅,頭、臉、身都被蓋住了,不知前路、不知死活。和另一句閩南諺語「蓋頭鰻不知生死門」,有著近同的意思。

 這些年台灣的公共政策制定,也漸漸蓋頭鰻化,像一隻戴著龍眼殼的蒼蠅。年金政策即是其一。筆者曾在去年發表的書《受縛的神龍》中分析過此一現象。

 政治人物常掛在口中的一句話是:「政客看的是下一次的選舉,政治家看的是下一代的幸福。」然而,在台灣實際的政治運作裡,「為什麼政治人物的眼光都是如此短淺?」似乎反而是民眾經常抱怨的政治現象,至少民眾的感受,和政治人物的「宣稱」之間,似乎存有不小的落差。

 一個最簡單的邏輯,什麼叫國家的長遠利益?從資源分配的角度言,就是願意在短期付出成本與代價,來創造未來長遠的、更大的國家福祉。但在任期制下的政治人物,其政治生命未必可以等到那個「未來」,他必須「精算」,在等不到這個長遠未來的情況下,付出這個短期的代價,會不會危害到他的政治生命。

 對於年金改革,馬英九總統曾經用「火車過斷橋」來比喻他為什麼要推年金改革。這是一個好例子。一台火車(年金改革),在十年後會經過一座斷橋(財政破產),我們是不是應該現在就去修復斷橋?

 這中間有個掙扎,對民選首長來說,他的任期不會延續到十年後,火車過斷橋時,他已不是駕駛,他需要現在去煩惱這個問題嗎?是不是應該讓下一個繼任的民選首長去煩惱就好了?

 理論上,從使命感的角度,一個民選首長,當然應該選擇國家利益的長線作法,但當他這麼做時,他必須立刻付出代價,就是現在就要緊縮財政、調整年金結構,這必然會造成二個對短期選舉不利的效果,一是緊縮財政,意謂自己可以用來創造顯性政績的資源變少了;二是,調整年金結構,意謂要得罪既得利益者,而這些人過去可能都是投票給你的選民。這將衝擊這位民選首長的選情。

 國民黨今日選情之壞,和馬總統前二年想推年金改革,調降與取消退休軍公教人員的年終慰問金,使得支持者反彈渙散,即大有關係。而最慘的是,民調崩盤後,改革還是推不動。

 要堅持理想?還是牽就現實?如果選擇堅持理想反而會增加敗選的機率,那麼就會有雙重效果,一是,原本就傾向現實的政治人物,將會選擇政治正確的道路:牽就現實,讓後任者去煩惱火車墜橋的事;二是,原本就傾向理想的政治人物,他可能會選政治不正確的道路,現在就去修橋,替後任者解除危機。但結果,卻可能會輸掉選舉,這時候,政治上對理想傾向者的「劣幣驅逐良幣」的效應會出現。

 不敢在自己任內解決

 這二種效果,都會讓政治有短視化的傾向,火車要墜橋怎麼辦?那就等火車墜橋的前一秒再說。總之,不會在自己任上爆炸的炸彈,就不必急著在自己的任內拆除。這讓政治人物易被教化為「不可語冰的夏蟲」。

 然而,墜橋的時刻看起來是分秒逼近了,至少軍人退休保險的破產日,就在下一任總統任內,不管是蔡英文、洪秀柱、宋楚瑜,當選的總統,將成為「見得到冬雪」的「夏蟲」。

 就算短視是政治人物的天性,現在連「短視」都「視得到」的年金破產問題,未來可能的總統們,該拿出看法、想法與辦法了吧。(作者為法學教授、律師)

兩座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